成立广东农协琼崖办事处,王文明在海口主持召开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王文明率地委机关撤到乐会县第4区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他一边抓武装队伍建设,一边抓基层党组织建设。在琼崖红军遭受严重挫折的情况下,坚持立足农村进行斗争。1930年1月17日,被称为“琼崖革命第一人”的王文明因积劳成疾,在母瑞山病逝,时年36岁。

白色恐怖再次笼罩琼崖 军事上的胜利有力地推动了琼崖土地革命。
赖永生说,到当年年底,全琼已经成立县级苏维埃政府9个,区级苏维埃政府58个,乡级苏维埃政府更是多达380个。
此时,东、中、西各路苏区已然各自连成一片,广大干部带领群众热情高涨地斗地主、分田地、发展生产、支援前线。苏区里,工会、贫农团、少先队、童子团、雇农工会、妇女协会以及互济会、反帝大同盟等各种革命组织和团体纷纷成立……土地革命高潮迭起,全琼革命武装力量发展到近8000人。
红军武装斗争的发展,琼崖土地革命的深入,全琼苏区范围的扩大,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恐慌。林夏向记者介绍说,1932年7月,在蒋介石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的同时,广东反动当局下了命令:由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旅长陈汉光率3000多人,急速渡琼向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第二次“围剿”。
从海口市海口港和澄迈县东水港登陆后,陈汉光很快作出战斗部署:第一团驻嘉积镇,第二团驻定安,第三团随旅部直属队驻府城、海口,琼崖警卫队、各县民团等地方反动武装也被发动起来,以期分路驻扎、齐头并进。
林夏说,当时,陈汉光部采取“军事政治并重,剿抚兼施”的方针,以“迅雷疾风”的手段和“先攻要点”“重重包围”“分进合击”“各个击破”的战术,由北到南对各革命根据地和红军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敌人所到之处实行惨无人道的抢掠、焚烧、奸淫和屠杀,琼山、文昌、定安、琼东、乐会、万宁……所到之处,十室九空。
面对来势凶猛的敌人,琼崖特委召开紧急会议,号召各革命根据地军民英勇抗击,保卫苏维埃政权。但是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各路红军及赤卫队虽拼死抵抗,仍然伤亡惨重,甚至弹尽粮绝,无法继续作战,导致羊山、儒郭山、儒万山根据地乃至琼东四区一带先后被敌占领。
无数宁静村庄变成废墟,成千上万的革命者家属和无辜群众惨遭杀害,刚刚被旭日映红的琼崖大地又被白色恐怖所笼罩。大敌当前,琼崖特委迅速作出决定:除了留一部分红军配合赤卫队在原地开展游击战,牵制敌人之外,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红军师部和军政学校学员、红一团、女子军特务连即刻向母瑞山根据地转移。
星火在最深的黑暗里往往更加璀璨,母瑞山又一次以慈母般的怀抱,守护她的琼崖革命儿女。
革命遗址 琼海市阳江镇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琼崖革命先驱杨善集、王文明在这里点燃了革命火种。这里曾创下琼崖革命史上的多个第一:琼崖第一个中心革命根据地,中共琼崖第一届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在这里成立,琼崖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琼崖特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在这里召开;琼崖第一部《土地法》在这里颁布,琼崖第一所红军医院、第一所红军军械厂、第一所琼崖高级列宁学校在此创立,举世闻名的红色娘子军在这里诞生,堪称“海南红色第一镇”。
链接词条 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
中共琼崖特委于1929年冬在母瑞山创办了一所琼崖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重点培养红军基层干部。学员由红军各连队及各县赤卫队、少年先锋队选送,三个月为一期。学校的军事训练课目内容主要依据步兵操典和游击战术进行训练和演习,政治教育的内容主要是学习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和基本政治常识。经过军政训练,红军学员的军政素质得到了很大提高。

概述:中共琼崖“一大”旧址,位于海口解放西路竹林街131号院,坐北向南,占地面积1839平方米,为二进三间,东西厢房的四合院式布局,是典型的海南民居结构,
几十年前栽种的盆架树如今已亭亭如盖。这里原是“邱氏祖宅”,1920年老宅兴修之年,正是中国革命风云初露端倪之时。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先后有三批共产党员和团员来琼进行革命活动,并于1926年2月在海口“关帝庙”成立了“中共琼崖特别支部”。

今天的《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为您讲述中共琼崖地方组织、琼崖工农红军、琼崖苏维埃政府创始人——王文明。

同年10月,王文明受中共广东区委委派,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12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参加讨伐军阀邓本殷的南征。南征的胜利,结束了琼崖封建军阀割据的局面。随后,王文明全力投入琼崖党组织的筹建工作,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

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铜塑《艰苦岁月》表现了琼崖红军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本报记者张茂/摄

1994年11月,省政府将革命老宅确定为第一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7月,国务院将其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琼崖“一大”旧址已作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正式对外开放。

图片 1

1927年11月起,王文明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琼崖工农革命军党代表、琼崖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在琼崖红军遭受严重挫折的情况下,坚持立足农村进行斗争。

图片 2

老宅的第一任主人邱爵一,广东梅县人,他南下到海口后以经营盐田业而致富,位居当年海口富商之列。晚年因受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逐步走向同情及支持革命的道路。老宅第二任主人邱秉衡,毕业于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即“琼台书院”在民国时期的校名)。在上海大同大学读书期间,深受早期参加革命的妻弟叶文龙的影响,联合琼籍革命青年,成立旅沪青年联社,并组织出版月刊《琼崖旅沪青年》,远播北京、上海及南洋等地,支持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后承父业经商期间,他以商人的身份作掩护,资助、救护琼崖的革命斗争。1924年,在父亲的默许下,邱秉衡将宅院提供给琼崖中共党组织作为革命活动联络点。当时,老宅靠近国民党琼崖警备司令部(今大同宾馆),最危险的地方恰恰成了最安全的地方,警备司令根本想不到共产党人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活动。老宅在两位主人的引领下,渐渐卷入了海南革命的洪流。1926年6月,“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老宅召开。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的建立是琼崖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标志着海南人民的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琼崖革命事业从此有了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王文明任地委书记,罗汉、杨善集、罗文淹、冯平等为早期领导人。邱宅,由此成了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是海南共产党组织的诞生地,是琼崖革命斗争23年红旗不倒的策源地。饱经沧桑的邱宅就这样完成了从富商的豪宅到革命老宅的角色转换。后来,还为渡海作战大军的住宿,海南财政局、海南检察院和海南公安局的办公场所作出了无私的奉献。解放后,邱秉衡曾任海口市副市长、人大委员。1966年7月病逝,享年65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莆京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