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增加,融资难、融资贵一直困扰着小微企业的成长

化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国务院近日送出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下调再贷款利率、禁收资金管理费等一系列“红包”。业内人士认为,创造各种条件为小微企业“解渴”,不仅有助于引导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更有利于释放中国经济的微观活力。这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新华社北京6月20日电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

截至2017年末,我国小微企业法人约有2800万户,个体工商户约6200万户,中小微企业占全部市场主体的比重超过90%,贡献了全国80%以上的就业,70%以上的发明专利,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但长期以来,融资难、融资贵一直困扰着小微企业的成长。

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增加“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等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并非“死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小微企业发展离不开差异化的政策支持,应引导金融机构持续加强小微企业融资服务。

对此,国务院常务会议拿出五大实招:

据新华社北京6月20日电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2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确定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通过《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

会议确定,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完善考核机制,实现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有贷款余额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

一是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完善考核机制,实现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有贷款余额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

会议指出,要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金融稳定运行,加强政策统筹协调,巩固经济稳中向好态势,增强市场信心,促进比较充分就业,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一是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完善考核机制,实现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有贷款余额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二是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三是禁止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四是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鼓励未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增设社区、小微支行。五是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

专家表示,做好小微金融服务的关键是商业可持续,这需要既满足成本可覆盖,又做好风险防控。

二是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责任编辑:高雅

会议确定,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

三是禁止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

董希淼表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仅要做好“加法”,还要做好“减法”,退出对“僵尸企业”“三高”行业等金融支持,把资金用于服务更具成长性的小微企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莆京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