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5位交通运输行业代表围绕,从北斗导航到公交出行——5位交通人畅谈改革开放40年

从交通大国到交通强国的距离

“哪怕为了提升0.1秒的速度,我都会付出100%的努力。”来自北京公路发展集团的方秋子是一名高速公路收费员,这些年她练就了“判别车型一眼准”“打票收费一手快”等娴熟技能,大大提高了路网通行效率。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消费结构的升级,群众对高速公路服务品质有了更高要求。为此,方秋子所在的首都机场南线岗山收费站提供了更为多元的服务。

杨苗苗:谢谢你对公交那么关注。要说公交司机,大家可能每天都能见到我们,可能对我们也不是特别了解。就拿我们蚌埠公交来说,101路和102路每天最早的一班车早上5点准时会从公交车厂出发,无论冬天还是夏天都会准点出发。我们蚌埠公交是半天班制,早上如果是第一班车,要5点钟准时从车场出发,顺着线路来回跑5圈,中午下班12:30左右。我们公交车一个线路有20多台、30多台车,所以第一班车和最后一班车发车间隔会有一个小时左右。如果是末班车,早上可能是6点钟发出,中午下班就相应到了1:30,下午班的时间比较长一些,中午12:30接班的车辆下午8:30左右下班,如果是末班车,1:30接班,下班回到家可能已经10点多了。就是说上班早、下班也早,上班迟下班也迟。

在行车途中,杨苗苗给自己定下规矩:不开赌气车、英雄车、病车上路,不抢点、压点,不违章。她摸索出了40字“安全操作技巧”、36字“节能三字经”以及“五心、六看服务法”等,并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同事们。参加工作24年来,她服务乘客400余万人次无投诉,安全行车80余万公里无事故,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城市公交“十佳先进个人”、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多项荣誉。

三是对我国重要水域船舶动态全天候监控。我国已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船舶交通管理系统(VTS)系统和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VTS中心44个、AIS岸台597座,信号覆盖了“六区一线”等重点水域,实现了船舶动态监管的“可视化”。

“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大家对发展北斗的国家战略意识上的变化。还记得刚到交通运输行业的时候,这个行业非常不了解北斗,说GPS用得挺好的,没有必要发展北斗吧。”1995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王淑芳,是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的首批大学生之一,“但是随着大家对卫星导航系统知识的熟悉,逐渐意识到卫星导航确实已经深入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于是,交通人开始主动应用北斗,掀起全社会‘北斗热’。”

从初级潜水员到高级潜水员,钟松民在海上救捞行业一干就是25年。救捞行业“靠天吃饭”,执行救助任务时往往海况恶劣,有时甚至得在海上连续待上十几个月。钟松民是如何坚守下来的?在他看来,“时间越长,做的事越多,就越觉得肩上的责任重大,对职业也越发热爱。”

王淑芳:说起变化,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大家对发展北斗这种国家战略思想意识上的变化。还记得刚刚来到交通运输行业的时候,除了几个部领导,这个行业是非常不了解北斗的,说GPS用得挺好的,没有必要发展北斗吧。确实是,大家已经习惯了用这个国外的导航系统,但是随着大家对卫星导航系统知识的熟悉、了解,开始逐渐意识到卫星导航确实已经逐渐深入到我们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一旦受制于人,对我们国家的应用安全会产生很大的威胁。于是,交通人就开始主动应用北斗,掀起社会“北斗热”。

方秋子:“秋子服务”映射国家高速公路发展

五是形成常态化水域巡航和救助能力。目前交通运输部拥有“海巡01”轮等大型巡逻艇5艘,中型巡逻艇72艘,小型巡逻艇720艘,形成以千吨级海巡船为骨干、中型巡逻艇为主体、小型巡逻艇为支持的海事巡逻船艇编队,监管能力可达到专属经济区。

“救捞队伍刚刚建立的时候才120人,当时靠手拉、肩扛,发展到现在空中有救助直升机,水面上有大型专业救捞船舶,水下有抢险打捞装备,形成‘三位一体’的队伍建制。我们现在有各类救捞船舶195艘,救助直升机20架,饱和潜水作业能力达到300米,还有水下机器人ROV作业能力达到3000米,水下扫视深度达到6000米。”广州打捞局打捞工程船“华天龙”工程总监钟松民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交通强国”。会上,5位行业代表纷纷展开畅想——

图片 1

王淑芳介绍,北斗系统已经向国际延伸,2014年被列为国际海事第三个全球系统,将来一定会走出国门,和GPS一样成为全世界的、全方位服务的导航系统。

央视新闻11月22日消息,在今天交通运输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副局长徐春介绍,为加强综合治理,提高监管效率,海事系统构建了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机制,强化“四类重点船舶”(客船、危险品船、易流态化固体散装货物运输船舶、砂石船)和“六区一线”(渤海水域、长江口水域、舟山水域、台湾海峡水域、珠江口水域、琼州海峡水域以及长江一线水域)重点水域监管。

如今,我国首个北斗星基高精度增强服务系统——“中国精度”自2015年6月15日正式面向全球用户提供服务以来,3年间经历了蓬勃发展,基础用户量目前已超过5万。

“现在乘客中很大一部分是老年人,我们服务时要特别细心、耐心,对腿脚不方便的老人要搀上扶下。”来自安徽蚌埠公交集团的杨苗苗是一名公交车驾驶员。从业24年来,她用真心和真情为乘客服务,安全行车100万公里无事故,服务乘客500万人次无投诉,车厢整洁率和服务合格率始终保持100%。

香港有线电视记者:请问王女士,去年底北斗卫星的系统启用五周年了,刚才您也提过国家有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是很重要的,您觉得我们国家现在的卫星系统发展到一个成熟程度,是不是要跟别的国家有这方面的比赛,或者说下一步未来方向应该怎么发展?

从老百姓生活中离不开的公交车、收费站,到天上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海上的全方位救捞队伍,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交通运输取得了重大成就。在国新办22日举行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王淑芳等5位交通运输行业代表围绕“与交通运输改革发展共成长”,畅谈行业成就和个人不平凡的经历。

原标题:交通运输部:2035年全面建成现代化专业救捞体系

“我真是落伍了,国外哪有这么多共享单车啊,方便又环保!”前不久,旅美多年的留学生叶临风刚回北京,便被中国街头的出行新场景震撼了,“地铁覆盖全城、高铁联通全国、专车随叫随到、快递次日可达……中国交通发展太神速了,在一些领域,恐怕连欧美都追不上咱们!”

6月22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邀请了5位交通运输行业代表,围绕“与交通运输改革发展共成长”这一主题,共话亲身经历,分享从业的辛劳与喜悦。

随着国家对海上救助打捞事业的重视,交通救捞队伍逐渐发展壮大。目前我所在的“华天龙”是亚洲第一艘具备4000吨起重能力的打捞工程船。正是依靠这些大国重器,我们才成功打捞南宋古沉船“南海一号”,并于2014年成功整体打捞57000吨散货船沉船“夏长轮”,创造了世界整体打捞散货船沉船吨位的纪录。今年年初,我们还派出潜水员连夜出动,远赴马来西亚,与时间赛跑,与死神争夺生命,在沉船底下救出两名幸存者,希望通过今天的沟通交流让大家多了解我们救捞行业。

姚泽炎结合长江航道地形复杂、潮汐多变的实际,创造了“姚泽炎安全引航操作法”等十余项技术成果,创造出在狭窄、弯曲、复杂的内河航道上把吃水最深、船体最宽、船身最长、吨位最大、上部建筑最高的船舶安全引领进出长江的多项纪录。

一是向用户提供综合助航、导航服务。交通运输部管理维护着沿海17262座航标,建成22座差分定位系统台站、75座北斗卫星导航站点,可为船舶提供高精度定位服务。其中北斗卫星导航技术的应用将我国近海50公里范围内水域的定位精度提高到厘米级。

就综合运输水平看,我国的效率还有待提升。在货运行业,依托两种及以上运输方式有效衔接的多式联运是能够充分发挥组合优势、最大限度提高运输效率的方式。“目前,我国多式联运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总体水平不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说,在发达国家,集装箱的海铁联运比例通常都在20%至40%,而我国只有2%;多式联运占全社会货运量的比例,美国为10%左右,我国仅为2.91%。

“改革开放初期,长江对外开放港口只有几个,一年进长江的船只有1000多艘,规模港口货运吞吐量8100万吨;现在,长江对外开放港口达到20多个,亿吨大港达到14个,规模港口吞吐量达到24.4亿吨,比1978年增长了30多倍。”长江引航中心高级引航员姚泽炎亲自见证了我国航运事业的巨大变化。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6月22日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请5位交通运输行业代表围绕“与交通运输改革发展共成长”与中外记者见面交流。

钟松民:出生入死中屡创海上救捞奇迹

徐春介绍,水上交通安全监管和服务系统,就像轨道交通一样,要有标识、标线系统,及中央监控系统的调度和指挥,同时还要保证船-船之间、船-岸之间通信联系和定位,主要作用是让各种船舶安全航行。经过多年建设,我国水上交通安全监管和服务系统已成体系、成规模,并在不断的进行优化,以适应形势发展。

在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院院长张国华看来,“交通强国不仅是铁路、公路、航空、港口各自要强,更要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基础设施体系和网络体系都强起来,提升整体的运输效率及服务水平。”

“当年刚建立救捞队伍时,全国才120人,发展到现在,空中有救助直升机,水面上有大型专业救捞船舶,水下有抢险打捞装备。”广州打捞局华天龙工程船工程总监钟松民表示,40年来,我国海上救捞事业蒸蒸日上。他说,目前我国有各类救捞船舶195艘,救助直升机20架;北起鸭绿江江口、南到西沙海域,建立起了包括24个救助基地、84个海上救助值班待命点在内的,覆盖重点水域的立体救捞网络体系。

有人说,引航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那是因为我国持有引航员证书的在职引航员总共只有2000多人。我一直在长江上从事引航工作,30多年来,我引领了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各类船舶7000多艘次,这个数字相当于改革开放初期4年进出长江外轮数量的总和;引航里程72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跑了18圈;创造了33年安全引航无事故,服务零投诉的纪录。谢谢大家。

“最近我引航了一艘世界上最大的40万吨级运沙船出长江,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姚泽炎说,从1978年到2017年,长江的港口吞吐量提升了30倍,一年进出长江的海轮数量达到6万艘,南京至长江入海口的航道水深由7.1米提升到12.5米,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四是建成我国水上遇险安全通信系统。我国目前已形成天地一体的水上安全通信网络平台和系统,中高频遇险通信基本覆盖沿海100海里水域,海上安全信息播发覆盖沿海250海里的水域,海事卫星通信能够实现我国领土、领水、领空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

成为交通大国,让我们拥有了迈向交通强国的底气。那么,我国距离交通强国的目标还有多远呢?

群众出行更便捷更美好的背后,是交通人日复一日的付出与辛劳。

蚌埠公交集团驾驶员杨苗苗: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我叫杨苗苗,是安徽省蚌埠市公交集团107苗苗线路,是一名快乐的公交车驾驶员,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参加此次见面会。1994年18岁的我毕业以后就考上了蚌埠公交集团,成为一名公交车驾驶员,从那时候起,我手握心爱的方向盘在蚌埠的大街小巷奔跑,在10米车厢里用真心和真情为我的乘客服务。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24年,在24年来,我安全行车100万公里无事故;服务乘客500万人次无投诉,车厢整洁率和服务合格率始终保持100%。在大家的关心和关爱下,我这颗小苗在我们公交的沃土里正在茁壮成长。我先后先后获得很多国家级荣誉,光荣当选了十八大、十九大代表,省委候补委员,省妇联兼职副主席。我想借今天这个场合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公交人的故事,谢谢。

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4000吨起重工程船“华天龙”总监钟松民,是我国海上应急救助抢险打捞专家。工作25年来,钟松民在海上抢险打捞中出生入死,屡创海上救捞奇迹。他攻坚克难完成众多重大打捞任务,成功打捞举世瞩目的南宋古沉船“南海I号”;带领团队在海上连续奋战十个多月,成功完成57000吨散货船“夏长”轮的整体打捞工程。

二是向用户提供更加丰富的航海图书资料服务。交通运输部已经扫测沿海民用港口和航路逾400万平方公里海域,年发行纸海图23万幅、电子海图41万幅,出版了《北极航行指南》《21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区域地图集》等资料。

交通运输行业不断发展的背后,是科技创新的巨大推动力。“科技创新推动着中国交通运输快速发展。”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世界交通运输大会上,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怀进鹏院士表示,“交通运输迅猛发展,为中国经济发展增添了新动能。”

“交通强国一定要插上科技的翅膀,才能飞得更高、跑得更远。”王淑芳告诉记者,如今北斗已经普及到日常生活中,基本满足了人们出行需求,接下来还会进一步增强服务精度,支持自助驾驶等一些新技术的应用。

方秋子:党的十九大立足新征程和新使命,提出了建设交通强国的重大决策部署。我们基层的党员也是感受到了肩上所担负的使命,也是更加坚定我们想干事、干成事的热情和决心。我工作的地方是机场南线的岗山收费站,它是连接北京市区与T3航站楼的重要站点,也是各国元首和贵宾踏上北京高速公路的首个服务窗口,被誉为首都的“新国门”。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有8颗北斗三号全球组网卫星成功发射,北斗系统性能已与GPS相当,可为交通出行提供高可靠、高精度的定位、测速等服务。

近年来,我国海上搜救专业力量也得到了长足发展。交通运输部救捞局总工程师潘伟介绍,目前我国共拥有海上专业救助船72艘,各类打捞工程船120艘,救助直升机24架,具备了空中立体救助、水面快速反应,水下抢险打捞“三位一体”的综合功能,具备了在恶劣海况下执行搜救任务的能力。救捞系统自1951年成立至今,共救助遇险人员80036名(外籍人员12270名),救助遇险船舶5301艘(外籍船舶936艘),打捞沉船1818艘。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对于交通发展现状,不同个体有着不同认识;而对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的“交通强国”,大家也有着不同理解。在国务院新闻办22日举行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5位交通运输行业的优秀代表分享了对交通发展现状的体会。

国新办邀请5位行业代表与中外记者见面——建设交通强国 实干成就梦想

图片 2

姚泽炎:“金牌引航员”亲历长江航运巨变

从功能方面讲,主要是以下五个方面:

回忆几十年来航运的发展,54岁的长江引航中心高级引航员姚泽炎自豪地说:“长江港口对外开放已经35年了,我亲身经历了长江航运的历史巨变。20世纪80年代初,几天轮到引一艘船,现在每天引一到两艘船。那时候的船只有1~2万吨,现在都能引10~20万吨的船。前几天我将世界上最大的40万吨矿砂船‘招商梦1’安全引领出江,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航运事业的这些变化也是我国身为‘交通大国’的一个缩影。”

“现在,长江下游12.5米深水航道上延到了南京,中上游的航道水深也有了很大提升,在长江上航行的船舶越来越大型化,长江航运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机遇。”姚泽炎满怀信心地表示,未来要在技术创新、课题研究、人才培养、技术帮扶咨询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使我国的狭水道引航技术在世界上拥有更多话语权。“我们必须以建设国际一流的救捞体系为目标,不断发展提升远海搜救能力和大吨位沉船打捞能力。”钟松民说。

人民日报记者:问题提给苗苗和秋子,在你们的从业经历当中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糟心事、烦心事或者委屈事,您两位怎么调试自己的心情,让自己每天上岗的时候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来?谢谢。

“未来自动驾驶需要更精确的导航系统,这不是国外的系统能够提供的。”王淑芳说,北斗系统已经在生活中普及,要进一步提升精度,达到毫米级。

2025年,力争基本建成全方位覆盖、全天候运行、海江兼备、快速反应、处置高效的现代化专业救捞体系,交通救捞应急效率和处置效果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适应交通强国建设要求。

根据我国对北斗系统的规划,2018年北斗将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国家;2020年全球卫星组网完成,全球用户都可以获得连续、稳定、可靠的北斗导航公开服务。“中国精度”的愿景是代表中国北斗产业参与全球市场竞争,成为时空信息领域全球领先的高精度专业产品与服务提供者。

杨苗苗说,作为公交驾驶员,开好公交车,服务好乘客,吸引更多乘客绿色出行,就能为建设交通强国贡献力量。“未来,我们还要继续把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落实到高速公路收费行业工作中。”方秋子的话语中带着坚定。

钟松民:改革开放40年,随着国家对海上救捞事业的重视,特别是近几年救捞队伍取得了快速发展。救捞队伍刚刚建立的时候才120人,当时靠手拉、肩扛,发展到现在空中有救助直升机,水面上有大型专业救捞船舶,水下有抢险打捞装备,形成“三位一体”的队伍建制。我们现在有各类救捞船舶195艘,救助直升飞机20架,饱和潜水作业能力达到300米,还有水下机器人ROV作业能力达到3000米,水下扫视能力深度达到6000米。北起鸭绿江江口,南到西沙海域,我们建立了24个救助基地、84个海上救助值班待命点,有8个飞行救助基地和71个飞行起降点,建立了覆盖我国的重点水域的立体救捞网络体系。

杨苗苗以前开过汽油车、柴油车、燃气车,现在开上了13米长的纯电动车。她说,城市里公交场站面积不断增加,推出了服务学生群体的特制公交线路、微公交,在背街小巷把乘客直接送到家门口。

为了提高海上搜救效率,救捞系统采取“关口前移、站点加密、动态待命、随时出击”的动态待命值班制度。目前共有海上待命点88个,最远的一个位于南沙岛礁,标志着专业海上搜救力量基本覆盖我国18000公里海岸线。

高速铁路总里程、高速公路总里程、港口万吨级泊位均居世界第一,全社会客运量、货运量稳居世界前列……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接续努力,我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交通大国。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交通运输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便利了人民群众出行,也推动了经济社会发展。对这一巨大变化最有发言权的无疑是千万坚守在各自岗位上的一线交通人。

袭艳春:5位代表都给大家做了介绍。说起交通运输行业大家并不陌生,但是刚才一聊天觉得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比如说北斗,到底我们手机上用的导航和北斗什么关系啊?我们的引航员,我刚才好好请教了一番,是怎么引进来的。我们引航员的英文非常流利,因为他需要上到很多外国船上,直接和外籍的船长船员进行沟通,短时间内要取得他们的信任,把船引到我们自己的航道上。

“我亲身经历了长江港口的航运巨变,这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被誉为“金牌引航员”“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的长江引航中心高级引航员姚泽炎说。

请5位交通运输行业代表围绕,从北斗导航到公交出行——5位交通人畅谈改革开放40年。下一步,救捞系统将积极落实此次《通知》要求,全力推进现代化专业救捞体系建设。

与此同时,不常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海上救捞行业,也因为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逐步建立起覆盖我国重点水域的立体救捞网络体系。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导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参与了两代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也见证了北斗在交通行业的应用历程,卫星导航已经逐渐深入到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十几年走过来,用上了自己的北斗导航,我们感到自豪。”

北京公路发展集团收费员方秋子: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我叫方秋子,今年31岁,是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京沈分公司的一名收费员,也是“秋子服务”品牌带头人。12年前,我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来到首发集团成为一名收费员,也成为了一名交通人。交通运输是城市发展的大动脉,它与首都市民的生活、工作息息相关。大家都应该走过高速公路,你们有谁计算过通过一个收费窗口需要多长时间呢?我告诉大家,通过我的收费窗口只需要2.5秒。大家选择高速公路通行要的就是节省时间、快速通行,所以哪怕提升0.1秒的速度,我都会付出100%的努力。正是因为我付出了这些努力,我也练就了“判别车型一眼准”、“打票收费一手快”、“唱收唱付一口清”、“点钞识钞一指明”的娴熟技能,大大缩短了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时间,也提高了路网的通行效率。同时为了做好微笑服务,我私底下也会练习微笑,通过练习,现在已经成为我们首都高速公路服务窗口的“首都表情”了。谢谢大家。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导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参与两代北斗系统建设,一直致力于推动北斗产业化发展和交通运输信息化建设,她参与的多项科研成果填补国内空白。

2035年,全面建成现代化专业救捞体系,整体实力、保障效果位居世界前列,有效支撑交通强国战略目标实现。

“路修得越来越好、机场建得越来越大,可只要路还经常堵、飞机还老晚点,就不能算强。”在北京出租车司机唐师傅眼中,交通强国绝非修桥筑路那么简单,“不仅‘走得了’,更得‘走得好’!”

袭艳春:下面有请杨苗苗女士作介绍。

姚泽炎介绍,改革开放之初,长江口引航的外籍船舶几天才有一艘,现在每天都能引航一到两艘;以前只有一到两万吨的船,现在都是几十万吨的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莆京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